驴友进山看雪失联疑似死亡,以生命为代价的冒险精神值得鼓励吗?

来源:布客网-涨知识
责任编辑:
字体:

应该就事论事来分析,这种事情本身就很复杂,不可控制因素太多。 全国首例有偿救援制度是怎么出现的呢?亚丁官方称,每年驴友涉险的事件时有发生,最开始都是对其进行无偿救援,但每年大额的救援费用让景区管理局感受到压力。收费措施可以减少

12月8日,杭州驴友67岁男子和53岁女子结伴从浙江某村进山,往安吉县第二高峰赤豆洋方向游玩拍雪景,之后失联。12月15日,传来不幸消息:疑似2具失联者遗体都被发现。以生命为代价的冒险精神值得鼓励吗?

刘银川进入西藏羌塘无人区,原计划最迟1月1日走出;救援人员至今仍未发现其踪迹这名30岁的徒步爱好者,自2017年10月23日进入西藏羌塘无人区后,失联至今。83天过去了,还是没有刘银川的消息。 羌塘无人区 羌塘无人区 位于昆仑山南坡的羌塘高原西

由用户 小北论今 提供的知识:

眼下,微信群、QQ群已经不仅是熟人之间的交往空间,有的已经发展为信息发布渠道,甚至商业营销渠道。有报道指出,一些组织、机构或个人将之作为组织旅游的工具,

不值得鼓励。当然,我们也没资格去非议。

日前发生在广西长滩河自然保护区的一件事情,令驴友探险与救援再度引发舆论关注。据媒体报道,有17名驴友擅自进入该保护区探险,结果遭遇暴雨险情被困失联,当地组织数百干部群众和民警、消防、医疗、后勤等专业力量进行紧急救援,出动80多台次

首先,其只要是不违法乱纪,我们就不好去说什么。

驴友频频在这里“失陷” 为什么总是杭州清凉峰 浙江在线05月04日讯 (钱江晚报记者 陈雷)在网上选了条登山路线,驴友小曹独自进了杭州清凉峰山区。迷失方向的他,先后在4月30日和5月1日下午两次报警求助,第一次他还满怀信心表示靠自己的能力能走

再有,当然的人虽然对成功所下的定义不尽相同。有的人认为‘有钱’是成功、有的人认为有权是成功、还有的人认为拥有‘香车美女’是成功。

谢邀,《权力的游戏》大火,绝大部分的人都是看了剧集或者说听说过有一部电视剧然后再去看小说的,记得屈畅说过第一版的冰与火之歌卷一只卖出去几千册,剧集大火之后才紧急加印的,所以就国内的观众而言,小说的死忠粉对于推动剧集的大火是没有任何帮助的,事实上就算是在美国,奇幻小说仍然是一个冷门的旁类,剧集的演员也大部分没有看过原著(貌似只有囧的演员看过)。甚至第一季的时候南方都市报还将临冬城翻译成温特菲儿,甚至称其为儿童文学。所以,这部剧集的大火和原著粉丝的关系有多大呢?答案是爆棚的好口碑。遇到好东西愿意分享是人之常情,况且是一部代入感十足的小说呢。他们成为义务的宣传员。事实上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有时候人

但经过无数次的事实证明,真正的成功只有一条、那便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

《天堂电影院》里有一句台词:如果你不出去走走,你就会以为这就是世界。澳大利亚有一个喜欢旅行的女孩儿EmilieRistevski,年仅24岁的她曾这样描述自己:照片的创造者,讲故事的人和流浪者。她一直行走在路上,用一个背影,走出了自己的世界。在约旦,光着脚丫有时候放宽了心感觉世界都变美了望着金门大桥的方向安静地梳理一下小情绪生活需要一份潇洒学会放下,才能轻松第一次去加拿大世界的某个地方又多了一行深深浅浅的脚印罗马的街道似乎总有些隐蔽漫步其中的女孩都有一个关于的浪漫的憧憬烟雾缭绕的波胡图喷泉有些神秘更为壮观躲开喧嚣与嘈杂岚山竹林里的风声带你聆听久违的心声东京的秋叶落了四季的变换不只属于自然还应有

故而,人家用任何代价甚至是生命、去追寻自认为有意义的生活与人生,我辈真的不好去做过多的评价······

夏天是小白鞋高发季,够潮够in的小白鞋敢问谁没几双?小白鞋会脏需要清洁保养,如要小白鞋一直白哒哒,这篇绝对技术贴,看完让你的小白鞋美貌如初!1、用湿巾先擦干净2、用40度的温水+清洁剂3、刷洗细节部位4、为球鞋喷上一层保护膜防水喷雾剂.注意:1不要用漂白水2不要拿到太阳底下晒

由用户 vevenom 提供的知识:

首先,科普一下:凌迟即“千刀万剐”,一般共需在受刑者身上来3600刀,而且前面3599刀不能让受刑者死亡,必须在最后一刀让受刑者死亡!下面给大家分别介绍本人认为的在国内、国外分别排前三的极刑:国内:1、烹刑烹刑就是白话所说的“火煮”吧,把人投入一人深的大锅里面,然后生火生煮!相比凌迟,烹刑对人更具有侮辱性,也是在进一步挑战人类的道德底线!最后的结果就是把活人煮成一锅“肉汤”!2、菹醢(zūhǎi)简单来说就是把人剁成肉泥,真是渣都不剩!传说暴君纣王和夏傑曾用此刑!3、骑木驴这是一种针对不守贞洁的女性的刑法,是对女性的极大侮辱,也提现出了妇女历史上较低的社会地位!在木头上竖一根木柱,把受刑女子吊

我个人觉得不值得。

但是我觉得值不值得没有用啊,得看人家本人。

怎么说呢 还是希望大家可以 注意安全 理性追求刺激。

否则会很让人心痛。

截止至目前为止,两人已失联超过72小时。在采访过两人其他“驴友”之后得知,本来要一起的是很多人的,但是看了天气预报之后得知出发当天将会下大雪,于是便取消了这个活动。

但是这两人由于实在想要亲自上山去看雪景,便结伴出发了。他们的这一行为,其他的驴友并不知情。这些驴友尽可能的提供了之前规划好的路线信息,希望对找他们提供帮助!

由用户 快报网友 提供的知识:

这是值得尊重的,但不值得鼓励。人当然可以有各种活法,追求自由的生活方式。但这种自由是有限度的自由。明显自己作死,就要做好死伤回不来的心理建设,安排好父母赡养子女抚养的生后事,自己写好遗嘱,偿清债务。几日内回不来的,视同自己放弃生命,法院直接宣告死亡。别要求别人冒着死亡的危险去营救你,别要求政府买单花巨额费用去营救你,否则你是给他人和社会额外增加负担,对其它纳税人也不公平。

由用户 科学日历 提供的知识:

我觉得不值得鼓励。

虽然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我们不能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也不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评价别人为此付出生命代价到底值不值。

但是作为普通人来说,还是老实安稳过日子比较好,所以这种以生命为代价的冒险精神是不值得作为普遍的价值观来提倡的。

由用户 hohenstaufen 提供的知识:

生死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不必苛责也不鼓励。当然,如果因为救援产生不必要的费用。当事人该付还是得付的。

请注意:以上内容转载自QQ快报,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特此声明。

扩展阅读,根据您访问的内容系统为您准备了以下扩展内容,希望对您有帮助。

驴友违规穿越无人区失联多少天了?

驴友刘银川。去年10月23日,他逃票进入*羌塘无人区后,失联至今。

违规穿越无人区 驴友失联83天

刘银川进入*羌塘无人区,原计划最迟1月1日走出;救援人员至今仍未发现其踪迹

83天过去了,还是没有刘银川的消息。

这名30岁的徒步爱好者,自2017年10月23日进入*羌塘无人区后,失联至今。

他要在60天穿越羌塘、可可西里和阿尔金山三大无人区。“若未能在12月20日出来,就请再耐心等待10天。我有唯一的信念,坚持活着!”

警方分析,刘银川准备的物资,不足以支撑他完成此次徒步。警方已搜寻至*、新疆、青海三省交界区域,目前仍无消息。

虽然当地严禁非法穿越活动,但仍有不少人来此探险。“很多人对无人区缺乏认识,抱有侥幸心理进入,一旦出事,将危及生命。”当地警方介绍。

刘银川穿越无人区前拟定的徒步路线。

违规进入无人区

83天前,刘银川到达徒步之行的起点——*西北部的那曲地区双湖县。

他打算从这里进入羌塘无人区,然后一路向北,途经可可西里和阿尔金山无人区,最终到达青海西北部的花土沟镇。

公开资料显示,羌塘位于*北部,是我国第一大也是平均海拔最高的自然保护区。这里是高原荒漠生态系统的代表地区,不仅有星罗棋布的湖泊、空旷无边的草场、雪山和冰川,还有众多濒危野生动植物。

根据刘银川的行程规划,线路总长1504.788公里,最高海拔5429米,平均海拔4794米。他计划以7.42公里的平均时速,用60天左右徒步完成。

他花了几千块钱,买了20斤牛肉干和10斤奶贝作为旅途的全部补给。另外还准备有可抵御-20℃的1.8kg羽绒睡袋、硅胶雪地帐篷、高筒徒步鞋、45w的太阳能充电板、地图软件导航等30斤的装备。

“每月收入3000元左右,几乎全用来买徒步设备了。”刘银川打工的书店老板说,这是他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穿越无人区腹地,挑战非常大。

2017年10月23日这天,刘银川像往常一样,发了条朋友圈报平安:“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发)朋友圈了,如果成功,我们两个月后见!”

事情似乎从一开始就不顺利,刘银川在进入羌塘无人区时遇到了问题。进入许可证只限两天内能往返的自驾游客,徒步进去不出来的不能办理。“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逃!用逃票的方式进入。”他在朋友圈里提到。

双湖县*局的工作人员向强(化名)介绍,从双湖县去无人区唯一旅游路线,就是走90多公里长的土路去冰川,去的话要到林业局*。

“从双湖县去冰川的路上,我们专门设有一个检查站。如果发现企图逃票的,就将其遣返,或交由森林*处理”。向强分析,很有可能是因为这边地广人稀,刘银川绕路避开了检查站。

刘银川没有走那条土路,而是按既定线路向外绕道几公里。他表示,希望不要被遣返,“过了冰川一切就顺利了”。

此后,他的朋友圈再也没有更新过。超出约定好的最迟时间1月1日,仍未见他从无人区走出。

刘银川在阿里地区自驾时,遇到的藏羚羊。

风沙、大雪与沼泽

羌塘无人区一直被视为“生命禁区”。这里平均海拔四五千米,最高达6500米,常年覆盖有积雪。进入冬季,白天紫外线强,夜里低于零下30℃,风沙很大,此外山地、砂石路较多,交通不便。

刘银川的弟弟刘佳说,哥哥每小时平均走7.4公里,一天下来也就二三十公里。

“想着他是徒步,我们开车应该会很快赶上。”向强介绍,1月3日开始寻找刘银川,双湖县*局联合林业局的森林*,派了10个人两台车出发去无人区。

他们沿着刘银川拟定的徒步路线展开搜寻,走过那条唯一通向无人区的90多公里土路后,便全是没有开发过的高山和冰川。

“那几天下着雪,很大,我们一直找到多格错仁(注:距双湖县约50公里)。”警方介绍,第一晚没有帐篷,基本在外露宿或车里休息。搜寻队员使用的车辆多是烧柴油,在低温下发动困难,到了6号晚上,车辆突发故障,只能返回。

8日中午,7名*以及3辆民间救援车辆、6名救援人员,再次出发寻找此次排查过程中,雪化后形成一些沼泽地,车子很容易陷进去。

从多格错仁开始,搜救队员们扩大范围,向周围“扇形式”向北推进。向强担心,刘银川出发前准备的30公斤食物和睡袋等装备,不足以支持他完成此次徒步。“食物不是很足,加上无人区夜间温度非常低,担心他的睡袋不足以御寒,会出现失温等状况”。

此外,为避免进入无人区没有信号失联,前往冰川的游客会被建议配备卫星电话,最好驾驶越野车,但刘银川都不具备。

“最困难的是无人区没有信号,他又没带卫星电话,具体位置掌握不了”。向强说,再加上无人区地广人稀,冬季气候不好,搜救着实困难。

搜救人员也是隔几天反馈一次情况。目前,第二轮搜寻队员已行进到*、新疆、青海三省交界的鲸鱼湖附近,但仍然没有刘银川的消息。

2017年9月,刘银川(左)和书店老板徐海自驾前往阿里地区。

临时改变的路线

刘银川原本是想趁着下雪走新藏公路的。“走公路的话,没什么危险,主要是考验毅力。但他的边防证过期了,新的又没办下来,便临时改变计划,从双湖县穿越无人区。”徐海说。

徐海是湖南长沙一家书店的老板。*年12月,刘银川来书店应聘。“他来工作之前,就说好不久后要徒步走川藏线,一来一回就是一两个月。”徐海说,自己平时也爱在各地自驾,两人兴趣相投,一拍即合。

两年来,刘银川近一半的时间都在徒步。他自称“旅人”,还给自己起了个别名:刘夏。

刘银川的女友曾静(化名)说,这寓意着“生如夏花”:惊鸿一般短暂/如夏花一样绚烂/我是这燿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夏,和我一起自驾去阿里吧,明天一早我去客栈接你!”2017年9月,徐海邀请刘银川结伴自驾去阿里地区。

途经无人区边缘地带时没油,刘银川会主动去寻找住在附近的藏民借。遇到沼泽地或者路不熟,也都是刘银川去协调沟通。

一路上,人,越走越少;景,越来越美。途经高原上的一处湖泊时,两人停了下来。风很大,湖面不住地翻滚着水花,被阳光映得波光粼粼,后面是连绵的群山,山巅上积雪未化,在远处与蓝天白云交接。

“太棒了,好大气啊!”视频中,穿着牛仔上衣、扎起头发的刘银川喊道。他最大幅度地展开双臂,还不断尝试追着时涨时退的湖水。

“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风景真的很美”。刘佳说,每次行程结束,哥哥会和家人经历。

美景与危险并存。一位在羌塘呆了一周最终撤出的网友表示,无人区并不是字面上的“无人”,里面完全没路,所有的液态水都冻成冰,几乎每天都要涉过冰面,一天陷车七八次是常事。遇到暴风雪,数米外的人都难以分辨,还有野兽出没。在高寒缺氧的地方负重几十斤,全程没有任何信号和补给。

去年10月初,刘银川和徐海在拉萨道别。徐海表示,刘银川此次徒步穿越无人区,有些仓促和鲁莽。虽然他发朋友圈说准备充足,但毕竟是第一次,还是一个人,准备的还是不够。“他决定好的事情,劝都劝不住。当时可能是想着快点走,早点出来就可以了。”

除了徒步,刘银川最爱的便是养花,尤其郁金香,他还对徐海说,“春节我会回到书店,好好去伺候那些花。”

2017年10月,刘银川为此次进入*羌塘无人区做准备。

步入危险之地

“我不知道羌塘是这么危险的地方,之前问他,他也没说得很详细,然后就转移话题。”曾静回忆,男友出发前,曾谈过穿越无人区的想法。

从2010年开始徒步,刘银川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徒步、探险,其他的则去打工挣钱换装备。曾静很想让他安定下来,但看得出男友明知有危险,仍乐在其中。

他的父母也希望孩子能安定下来,有个固定的工作。不出意外的话,年底就结婚。

刘佳说,哥哥虽然很孝顺,但在徒步这件事上不愿妥协。“在他看来,每个人都有权利做出自己的选择,只是所选道路不同。而他恰好爱上了徒步,很执着的那种。”

两难之间,关于徒步的事情,刘银川便选择不向家人细说。再往后,更新朋友圈成了他“报平安”的一种方式。

按刘佳的说法,哥哥爱上徒步,与一次受挫有关。

他回忆,大学毕业后,刘银川筹了十几万,与朋友一起做生意。“那是他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没想到的是,对方把客户资料偷偷转走,导致店直接关门,钱都赔进去了。”刘佳说,从小到大未曾接触过徒步的哥哥,此后开始喜欢徒步。

有次一家人都在,刘银川找个买烟的借口出门。几个小时后,他就从丹江口,走到武当山金顶上了。“说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他兜里就20块钱,中间隔了100多公里,坐车根本不够,再加上武当山还有4000多米高。”

旅途中,有时是沼泽地,蚂蟥爬得到处都是;有时会看见灵芝,吃个“野味儿”;有时是牦牛的骸骨,还有羚羊角;野驴、藏羚羊、野兔、狼、湖泊、草原、沙地、星空……“他说喜欢沿路上的风景,一个人在路上的感觉,自由自在。”刘佳告诉探员。

去年10月和徐海分别后,刘银川来到拉萨,为此次穿越无人区做准备。10月21日,他一大早就收拾装备,与旅社老板告别。他先去了西郊客运站,发现没有班车;又去了北郊客运站,得知票是三天一班。

刘银川只好暂回旅舍。直到10月23日,他才坐上前往双湖县的班车。

危险与搜救

“选择冬季进入无人区的几乎没有,刘银川是个例外。”双湖县*局工作人员介绍,来旅游最好是九、十月份,一是避开夏天雪化多沼泽,二是赶在暴风雪前,天气多晴朗。

但是,因为海拔高温度低,游客还是多选择夏天来这里自驾游。“每年这时候,我们发动搜救的次数最多,情况主要是车子陷进沼泽地。”向强讲述。

他提及,有次在搜救陷入沼泽地的车辆时,救援车辆仅行进了五六百米,便陷入沼泽十几次。后来遇到一个大湖,车辆无法过去,便联合附近*避开湖泊,从另一方向展开搜救。

搜寻刘银川的这几天,双湖县警方发动各科室*,轮流交替进入无人区寻找。警方表示,因搜救还在进行中,成本目前无法估计。

不仅如此,如遇突发天气,搜救人员自身也面临危险。向强介绍,考虑到队员的身体状况,外出搜救最多七天。除携带糌粑、矿泉水等食物外,还要额外准备装有几百公升油的车辆,以及卫星电话、钢丝绳、铁锹等。“里面气候变幻莫测,有些队员停留时间长了身体都吃不消,出现缺氧、脸色发黑等情况。”

事实上,早在*年,新疆、青海、*就联合发布,禁止一切单位或个人进入阿尔金山、可可西里、羌塘三大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非法穿越活动的公告。

“不要觊觎羌塘无人区的美,非法穿越将承担严重后果。”**厅网络安全总队官方微信公号表示。

2017年5月,*林业厅再次重申,并发布《关于禁止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组织非法穿越活动的公告》,其中提到,为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环境,严禁在羌塘组织或进行非法穿越活动,严禁通过羌塘向阿尔金山、可可西里进行非法穿越活动。如进入均为非法穿越,一经查处将追究刑事责任。

向强介绍,仅双湖县面积就有12万9千多平方公里,羌塘地区更是达40多万平方公里,相当于20多个北京市的面积。徒步穿越,意味着要面临高寒缺氧、涉水过冰、失温迷路、暴风大雪、野兽出没、没有信号和补给等风险。

“很多人对无人区缺乏认识,抱有侥幸心理进入,一旦出事,将危及生命”。向强还记得,三四年前也有一名驴友进入无人区后失联,搜救至今,仍未找到。

驴友登山近半月未归去哪里了?

近日,驴友登山半月未归 近5年有14人在该线路遇难

西安一位市民和朋友日前一起去穿越鳌太线时,因体力不支被困山上。直到26日,未和家人取得联系。

8月28日下午3时许,失联驴友家属向宝鸡市太白县警方报警,并紧急联系救援队求助搜寻,但至今依旧没有找到失联驴友的下落。

从陕西省登山协会获悉,鳌太线穿越近年来频频发生户外登山者遇险事故。从2012年至今短短几年时间,共有41人登山遇险,其中14人不幸遇难。

驴友登山将近半月未归

记者从太白警方了解到,该失联驴友姓朱,年龄大约35岁左右,右手有残疾。8月13日,朱某和同行队友从太白县塘口村进入鳌太穿越线路,至今已经过去大约半个月的时间。据悉,这名驴友进山后,行至导航架附近区域时,因体力不支与同行队友分手,有同伴为其留下了部分食品及饮用水。但随后朱某并未下撤,最终失联。

接到报警后,警方立即组织相关警力联合陕西曙光救援队第一时间赶赴事发地点展开搜救,由于山里一直下雨,给搜救工作增加了不小的难度。截至目前,依旧没有找到朱某。

鳌山频发山难事故

鳌山,也称西太白。位于陕西省太白县,海拔3476米,是秦岭第二高峰。太白山,位于陕西眉县与周至县交界处,主峰拔仙台,海拔3767.2米,秦岭最高峰。由鳌山沿秦岭山脊徒步至太白山,被户外界称为“鳌太穿越”。

近年来,鳌太路线深受户外爱好者的追捧。因其一日四季、路况复杂,被众多登山爱好者视作“户外十大终极线路”之一。穿越者需在海拔3400米以上的秦岭主峰上连续翻越17座山峰,穿越全程达150公里以上。外加气候多变、长时间涉足无人区无法得到供给等因素,被驴友称为“死亡线路”。

陕西省登山协会主席陈铮表示,近几年来,鳌太线遇难事故屡见不鲜。“今年5月初,来自全国各地多支户外团队穿越鳌太线时,因遭遇暴风雪,导致数十名驴友失联,最终两男一女不幸遇难。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鳌太线穿越死亡人数呈上升趋势,这些惨痛的教训应该引起广大户外爱好者的重视。”

5月至10月易发事故

“每年的这个时期因为气候较为暖和,不少登山爱好者周末就结伴进山。因此,这个时间段发生的登山事故相对集中。”从报告中所列的死亡原因中,因溺水、摔倒等原因并不多,“大多是和自然原因以及自身缺乏登山知识有关。”陈铮表示,不少驴友进山时都没有掌握户外生存和自救的能力。遭遇意外时,因缺少经验导致悲剧发生。

“在我们的事故调查中,因为雨雪等恶劣天气导致的死亡居多,其中占绝大多数的是因为失温导致的死亡。我们的救援人员在搜救中经常发现一些驴友甚至连专业的装备都没有,穿着冲锋衣,背着一点食物和饮用水就出发了。如果遇见极端天气,或者自身体力透支,那么危险就随时会发生。”

“大多数是心理上应对能力的不足,其次是技术能力的匮乏,导致体能透支迷失方向。最终导致失温高反,意识模糊发生危险。因此,没有一定的专业素养,没有经过合理、充分的穿越前准备,穿越鳌太线可以说是一件玩命的事情。”

驴友穿越秦岭失联是怎么回事?

五一小长假可以说是驴友们的一次难能可贵的探险之旅,但是没有做好安全措施和应急准备的话,在户外登山探险的过程中就很可能发现意外。就在五一假期期间,很多登山爱好者组织秦岭鳌太穿越,结果突遇暴风雪,如今已经至少两人死亡。

驴友穿越秦岭失联

借着五一小长假,很多登山爱好者选择外出登山探险,穿越鳌太成为热门线路之一。这时,一 条朋友圈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秦岭鳌太穿越,3日凌晨被困5人,其中上海和嘉定2人,被困超过30小时,上山队伍中有可能不下于30人下路不明。

随后这一消息,在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得到了证实。

救援中心工作人员:“今天中午十一点多,我们接到太白景区的求助电话,说是有多人被困在了太白山顶,求助我们前去救援。”

救援队说,他们初步了解到这次被困的有三支驴友队伍,几乎都是在4月30号左右上的山,发生意外的时间是5月2号。

救援中心工作人员:“最新了解的情况是5月2号左右,他们遇到了大风雪,被困到了水窝子一带。”

什么是鳌太穿越鳌太穿越,即秦岭鳌山太白穿越。

鳌山,也称西太白。位于陕西省太白县,海拔3476米,是秦岭第二高峰。

太白山,位于陕西眉县与周至县交界处,主峰拔仙台,海拔3767.2米,秦岭最高峰。

由鳌山沿秦岭山脊徒步至太白山,被户外界称为“鳌太穿越”。

户外探险被困怎么办

登山前,要计划好登山路线,了解山区路况,并把时间、地点、线路告知亲朋好友。登山时应选择正规路线,切不可为寻求刺激,冒险选择和进入未开放或未开发的山地区域。

不要盲目行动,节约体力,注意保温减少体温消耗,“失温”是户外探险的第一大杀手!求救的方法很多,求生哨,信号镜,如果有条件的话,加强无线电知识,会对你的求救起到巨大的帮助!

据了解,现在西安的多个救援队都已经紧急去往驴友被困地点进行救援,希望在此次事件中被困的驴友能够坚持住,逝者安息,但是生者需要坚强,也希望剩下的人能够平安归来。驴友穿越秦岭失联的事件也是警醒着我们,户外探险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以应对意外情况的发生。

声明: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问题,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www.powayart.com true http://www.powayart.com/q/20181215/20181215A0TI4Q00.html report 39373
娱乐时尚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book123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布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_中国 传奇私服考查询 最新的传奇私服发布网 北京快3 江苏快3 北京快3 吉林快三 搜狐彩票网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广西快3 搜狐彩票网 贵州快三 桐乡市| 宜城市| 信丰县| 广昌县| 永昌县| 门源| 鹤山市| 和静县| 梅河口市| 卫辉市| 大新县| 台安县| 揭西县| 双流县| 绥阳县| 通海县| 博罗县| 万年县| 辽中县| 乳源| 巴塘县| 洞头县| 新巴尔虎左旗| 汾西县| 搜索| 华亭县| 梁山县| 台南县| 东乡县| 广南县| 台中市| 东丰县| 香格里拉县| 原平市| 浑源县| 泽普县| 四会市| 四子王旗|